麻豆约拍app

,最快更新女神的上门狂婿最新章节!

听闻顾安平放下的狠话,陈华看向顾安妮,摊手苦笑:“就不该拦我,打死他也一样,不打死他也一样,同样会遭到报复,还不如打死他,这样也能解气不是?”

“当然,这是的家事,我只是提个意见而已,杀不杀的关键还是取决于,如果要杀,我现在就冲出去把他给杀了,几秒钟的事。”

陈华补充了一句。

顾安妮沉迷了十秒左右,终究还是摇了摇头:“杀了他,后果会更严重,天涯海角吴半仙都得追杀,已经够难了,我不希望变得更难。”

陈华尊重她的选择。

是个挺不错的好女人,至少对他很好,处处在为他着想,但也是个胸大无脑的傻女人,否则也不会被任邵文骗去白玩三天,给自己整的生无可。

这时候,陈华把顾安妮的母亲张慧芳,和顾安妮的弟弟顾安乐的绳子解开,又去卫生间,找了条毛巾,用温水打湿后,出来给顾安妮小心翼翼的擦拭脸上的血。

张慧芳在一旁看的直抹眼泪:“顾安平太不是人,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妹妹,真的是…”

她又委屈,又为顾安妮感到心疼,捂着嘴哭的泣不成声。

“都怪她!”顾安乐怒指顾安妮,气急败坏道:“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,难道不知道吗?顾安平的有吴半仙撑腰,跟他抢什么财产,抢的过他吗?”

“还拿身子跟人做交易,让人帮拿回财产,最后呢?人家骗了,把白玩了三天,还惹怒顾安乐,把打的那么惨,害的我的妈差点也被害死!”

白嫩早安少女睡眼惺忪姿态慵懒阳光映脸写真图片

“要是聪明点,把被骗去玩的三天,给港州想玩的男人玩,这三天起码能赚三千万,可就是因为的无脑,一分钱都赚到让人白玩,我真他妈是服了了,不知道我和妈缺钱花吗?”

“呜呜呜…”

顾安妮本来就悔恨的要死,被弟弟这么一骂,她顿时就奔溃的嚎啕大哭起来。

陈华也是怒了,一巴掌扇顾安乐脸上,怒道:“缺钱花自己不会去赚吗,想着靠姐卖身给赚钱花,还是男人不我问?”

“管屁事,算老几啊,凭什么管我家的事?”顾安乐嚎叫道。

陈华又给了他一巴掌,喝道:“就凭姐是我女人,敢让她卖身赚钱,我就抽!”

“妈的!”顾安乐气疯了,跑进厨房拿出一把菜刀,指着陈华咆哮道:“我问,是不是也白玩了我姐?港州多少富少出高价想碰我姐都不让碰,碰了她,一次得给我一千万,不然我砍死!”

陈华真的是服了。

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弟弟,这是人吗,简直就是牲口!

哪有弟弟逼姐卖身过日子的?

以至于,陈华夺过刀,都想砍死顾安乐了。

“陈华,别伤我弟弟。”顾安妮急忙叫住:“他是我爸最小的儿子,从小娇生惯养,只会花钱不会赚钱,突然经济链断了,好比被从天堂打下地狱,我理解他的感受,也知道他很痛苦,是我没用,没法给他优质的生活。”

陈华听的忍不住怒骂:“还惯他,都惯成什么样了心里没数吗?”

顾安妮掩嘴痛哭:“爸在的时候,他不用为钱发愁,跟我很亲近,一回家就从后面搂住我的脖子,姐一声一声的叫,我很开心有这么一个弟弟,现在生活困难,他变了,但我想通过努力,把他变回以前的他,这也是我太想拿回财产给他好的生活,才使得自己被骗…”

说到这,顾安妮泣不成声。

“真的是…”

陈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简直就是个宠弟狂魔,弟弟都这样对她了,还在为弟弟好,他也是非常无语。

“这三万美金先拿去花。”

为了让顾安乐不再大呼小叫,陈华掏出三沓美金扔向顾安乐。

“哈哈!”

顾安乐顿时乐了,捡起钱就亲,还不忘说道:“想和我姐在一起,以后赚多少钱,都得给我,每月最少得赚十万美金,不然我不让当我姐夫!”

说完,他就往外跑,就像网瘾少年,有了钱就想去上网似得。

“回来!”

顾安妮喊道:“别出去,免得让顾安平抓到,就完蛋了!”

但是,顾安乐才不管,只想拿着钱去找妹子玩,他已经好多天没跟妹子玩过了。

顾安妮叹了口气。

看来,我得去找任邵文,无论用多大代价,都必须让他帮我对付顾安平了。

想到这,她说道:“陈华,不要再回酒店了,咱们找个地方住下,要是让顾安平找到就麻烦了。”

陈华应了声好,扶着顾安妮,和顾安妮的母亲一起离开出租屋。

他们前脚刚走没多久,后脚顾安平就带着几百人冲进出租屋,只是出租屋已经人去屋空了。

“妈的,天涯海角老子也得找到,让死无葬身之地!”

顾安平咬牙切齿,对霍家乐说道:“查,给我查,务必把狗日的给我查出来,我要将他剁碎喂狗!”

“好,我这就让人拉网式的找他!”霍家乐说道,然后拨通电话。

……

此时,陈华和顾安妮,已经在一个破烂的地区,租了层民房。

“这里应该比较安,在这哪也别去,我去找我弟弟。”顾安妮说道。

陈华拉住她:“我跟一起去。”

顾安妮嘴角泛起一抹笑容:“不用,就在这等着,我不会有事的,放心,晚上回来我就给解馋。”

说完,她剥开陈华的手,尽管流了很多血,身子非常虚弱,为了陈华,为了妈,也为了弟弟,她得咬牙坚持着。

她从皇后大酒店出来时,看到任邵文的妹妹,断定任邵文就住在皇后大酒店,于是便打了辆车,前往皇后大酒店。

从吧台了解到,任邵文住总统套房,要到房号,她就乘坐电梯上楼,然后敲响任邵文的房间。

很快,房门被打开,穿着浴袍的任邵文见是顾安妮,顿时眉头一皱:“怎么被打成这样?”